这里是西部地区,黄沙漫天,寸草不生。在这样干旱的情况下,水笔友好要金贵,家家户户都缺少饮用水。 好在有一辆运输车会按时来村子里送水。 刺耳的鸣笛声仿佛是进军的号角。孩子们大声呼喊,水来了,村民们闻声而动,纷纷带上水桶,等待送水员打开阀门。 按照一家一桶的标准分配。 小谷子提着沉甸甸的水桶,心里欢喜咧着嘴往家赶。爸爸兴冲冲的结果没等进家门,就先给小谷子舀了一碗。 一家三口每人喝了一碗解渴,简陋的土坯房里,洋溢着欢快的节日气氛。 这时,小谷子提出再要一碗的要求,想用来浇树。 这句话听起来很荒谬,何况……